首页 > 未解之谜 >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2015-12-24 16:47:03   来源:扯淡吧   评论:   点击:
摘要:中国羽人岩画“古月相图”向世界传播的“天人和谐”,在世界岩画艺术中,有一组1万多年以前的羽人系列作品。那是由中国羽人绘录“古月相图”导源的岩画系统的环球传播。从而驳正了所谓中国文化“西方传播论”的历史。在20世纪60年代之初,我国考古学家在新疆阿尔泰山一个古老的山洞里,发现了一批描绘远古动物、羽人和手掌印的岩画,其中特别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月相图。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中国羽人岩画“古月相图”向世界传播的“天人和谐”,在世界岩画艺术中,有一组1万多年以前的羽人系列作品。那是由中国羽人绘录“古月相图”导源的岩画系统的环球传播。从而驳正了所谓中国文化“西方传播论”的历史。

  在20世纪60年代之初,我国考古学家在新疆阿尔泰山一个古老的山洞里,发现了一批描绘远古动物、羽人和手掌印的岩画,其中特别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月相图。由于岩画的位置在新生代第四季冲击层之下,因而断定这是几万年前属晚期智人的作品。十分可贵的是,这组连环月相图,由五个画面组成,即峨眉新月、上弦月、满月、下弦月、残月,排列整齐有序。最令人惊叹的是,其中的满月,不仅仅画一个大圆来表月面,而还在月面的南端,靠近月球南极的左下方,用赭红色准确地画出七条呈辐射散开出去的线条。经科学家的观察认定,这七条射线,实际上代表月面环形山中发出的巨大辐射。我们现在通过高倍电子望远镜观察满月时,就能看到月面星罗棋布的环形山,都有向外四射形成的辐射状的光亮条纹,宽达几千米,长度可延伸到离辐射中心几千米的远处。这些光条纹,天文学家称为辐射纹,也叫光脉。①月相是远古观象计“月”的起点。

  新疆远古岩画,属晚期智人“河套人”文化的分布区域。这晚期智人“月相图”的作品,是我国及世界天文科学和岩画艺术的前导。瞧,在“月相图”岩画中出现的赭红色“手掌印”,以及阿尔泰山6处共12座洞穴岩画中多见的“手掌印”,手掌五指修长如光脉,就是受“月相光脉图”形状启发的象征性作画,在原始人“相似律”和“天人合一”的巫术思维中,这是一种月相图“人格化”的造意,它显赫在一万多年前巳绝迹的远古动物和羽人图腾的画面,代表着羽人先祖“天神化”的主体意识,体现出与天文科学结合为“天人和谐”的理念萌芽,从而导源出再现羽人图腾及其宗教、生活的岩画历史,而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值得追溯的是,创造“月相光脉图”天文科学的羽人及其科学展现的遗迹,何处可寻呢?

  令人惊叹的,早在约3万至1万年前左右,由中国流迁到美洲的印第安羽人的岩画,以及他们模拟“古月相光脉图”而物化的定居聚落、古城和金字塔等,也大都选址在群山环绕的峡谷中,并向四周开掘出放射线状的条条大路。瞧,他们的后裔阿拉萨基部族,建筑在新墨西哥西北方高山查科大峡谷的古城镇,在距今1000多年前,是美洲史上最辉煌最成熟的文明中心。查科峡谷长24公里,宽1.6公里,峡谷中列布着13座用方石砌成的村落城堡,每个村落房屋多达700多间,并有呈D型建筑的高五层占地3英亩的城堡,城堡中心,便是一座称为“基瓦”的模拟“月相光脉图”的半地穴圆型房屋,最大的直径19米,深4.5米,不设门道,从屋顶“天窗”出入,这就是族人观象祭天的圣所②。屋内壁画绘有日月、手掌印、羽蛇和羽人图腾的画像。她们还特别以自已的驻地为“月相”的中心,向四周开拓出七条呈放射线状的大路,每条大路宽达9米,路面坚硬,从崎岖的地段上笔直开展起来,遇到溪谷就筑起堤道,碰到峭壁就在岩石上凿开宽大的阶梯,大路旁还设有代表星座或称“神龛”的石砌圆堆③。看来这种建造模式,无疑是对新疆岩画“月相光脉图”模拟物化的遗迹。

  从新疆晚期智人绘制的岩画“月相光脉图”,到美洲印第安人模拟月相图的物化建筑,这种传承万代的“月相图”天文科学,它的起源在哪里?新疆月相图的初现,是不是与该地文化区域的晚期智人——“河套人”,有着直接关系呢?

  “河套人—萨拉乌苏文化”的分布,大体涵盖了西北一带的旧石器晚期的古遗址。位于内蒙古阴山山脉之阳的河套平原,1978—1980年出土了晚期智人“河套人”的化石,距今约5万至2.5万年前,从出士的顶骨、额骨、下颈骨等共27件人体骨骼的鉴定,他具有黄种人的持征,有铲形门牙,体质形态接近现代人,与陕西出土早期智人“大荔人”脑容量1120毫升(接近现代人脑容量)相比,显然还要进步许多,这就已具有运用抽象思维进行刻图作画的能力。而且,从“大荔人”到“河套人”,都以制造细石器工具为主,其中的尖状器、雕刻器、石核等,都是刻岩作画得心应手的工具。“河套人”当年的气候比现在要湿润得多,草原上分布有较大的湖泊,山地多有森林,共生动物中有着在距今一万多年以前就己绝迹的大角鹿和羊、披毛犀、鸵鸟、象和水牛等。④而这些在一万多年之前己绝迹的动物,也出现在萨拉乌苏(和四章)中国羽人岩画文化分布区的内蒙古、甘肃、新疆、青海等地的岩画中,并和头戴羽毛(有长羽和短羽两种)的羽人及“月相图”人格化的“光脉手掌印”、“光脉人头形”共存,反映出羽人作画的历史都在1—3万年之前。现据刘锡诚先生著《中国原始艺术.岩画》的资料,例析如下;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内蒙古阴山岩画,有以四足蟒蛇居于显位的画面,表示以蟒蛇为部族图腾,印第安人称为羽蛇太阳神;有羽人面像、大角鹿、驼鸟、水牛及马等动物的画面;阴山额勒斯台沟岩画,有由五个人面与蛇形曲线相连的图像,为“人面蛇身”神,那人头有多根光芒射线的,即“太阳神羽蛇”人面,而人头上也只有7根光芒射线的,即“月相光脉图(和四章)中国羽人岩画的“人格化”象征。(图一)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新疆阿尔泰山岩画,有大角鹿和羊;且末昆仑岩画中有大角鹿和羊、驼鸟、水牛,画面中还特别间有五个大形手掌印,手指修长如光脉,显现出“月相光脉图”人格化的变形特征和“天人保佑”的原始意象。(图二)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甘肃嘉峪关黑山岩画,有大角水牛和羽人狩猎的场景;嘉峪关的红色手掌印石刻,手指修长,现存于嘉峪关陈列室。(图三)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青海野牛沟岩画中,突出有长毛羽人对大角水牛等的围猎场景(图四);巴哈毛力沟岩画有南方长鼻子大象的形象。

  上述岩画动物的共同特征,诚如调查报告指出:“新疆且未、(和四章)中国羽人岩画,据称是古羌人(西羌)的作品,其岩画中都有大角鹿和羊的形象,以及舞蹈者头戴羽毛状物的图像,与黑山、阴山同类岩画几乎相同。”⑤古羌人即原始羽人——印第安羽人之后。看岩画中的手掌印,广泛出现在阿尔泰山、且末昆仑山、新疆皮山县及嘉峪关等岩画中,都以形象位置显赫、手指修长以象征“月相光脉图”为特征,反映出先民精心刻意的创造,考古学家测定这些手印的年代,为旧石器晚期的奥瑞纳文化期之初,与欧、非地区的同类岩画基本同期又相似,并始终与早(和四章)中国羽人岩画文化同体传播。看岩画中的驼鸟,考古中曾在萨拉乌苏、周口店、虎头梁等旧石器遗址,有驼鸟蛋壳串孔作为装饰品,到新石器时代驼鸟蛋化石不见。看岩画中的大角水牛,据考古学家研究,西北一带水牛的灭绝都在披毛犀和驼鸟之前。看黑山岩画中的披毛犀,考古中见于黄河流的犀牛化石,最晚也在一万年之前。总之,这类岩画动物所反映的年代,都是属于旧石器晚期羽人的作品,与新疆“古月相光脉图”及其人格化的“手掌印”相连一体,在西北一带成为古老的传播文化丛系。

  那末,应该进一步追溯的是,新疆岩画中的“月相图”作为天文科学的形成,是先祖长期定点观象的积累。这就属于晚期智人的观象台在哪里呢?也联系到早期智人“大荔人”、晚期智人“河套人”,他们实行图腾“智人化”的老家在何处呢?

  中国的天文学,古来观察日月及二十八宿都以赤道为准,宋代沈括《梦溪笔谈》说“二十八度数,皆以赤道为准”。这在地处北纬27度的长江中游洞庭湖区,才是最为理想的观象中心。因为二十八宿全在赤道南北40度的天域内,地处天文纬度越高,对有些星宿是观察不到的。这里,所谓“宿”是什么呢?就是先民最初用来观察月亮在一个恒星月中的位置,月亮一个月里要换二十八个恒星宿位,而称二十八宿,也才计时以“月”为准。这就是晚期智人最早观察月相,而形成新疆岩画“月相图”的历史起因。我国“大荔人”、“河套人”所处的西北一带,天文分野属北纬40度以上,对布列于赤道带内的星宿,有些是观察不到的,这就不可能是观象制历的中心。新疆岩画初现的“月相图”,以及各地岩画中出现的羽人及其图腾动物的蟒蛇、水牛、马、虎、鹿、羊、鸟等,也应最早出自洞庭湖区的羽人“图腾化”系统,因而《博物志》记有“羽民国……去九疑四万五千里”。九疑山属洞庭湖区,而相去四万五千里的“羽民国”,就是由此流迁至欧洲和美洲的印第安人的羽民之国。

  由上可证,出现在西北的“大荔人”、“河套人”,他们实行图腾“智人化”的老家,也在洞庭湖区。看他们的头骨形态、铲形门牙和细石器为主兼有大石器文化等,与湖北“长阳人”一样,都是来自对原始化石能人“巫山人”(204万年前)和化石直立“郧县人”(101万年前)的继承。李炎贤先生《中国早期旧石器的发展与研究》考证“郧县猿人的石制品,同时兼有南方和北方旧石器早期的文化特征”。瞧,湖北“郧县人”,由于洞庭环境的优越,脑容量己发达到1065毫升,是为最进步的人种,与其同期的陕西“蓝田人”脑容量784毫升相比,要进步了许多。因而继承“郧县人”特征的“大荔人”(脑容量1120毫升)及“河套人”,他们实行图腾“智人化”的混血婚姻地区,不是在“蓝田人”那里,而是在我国“智人化”的中心——洞庭湖区集中完成的,他们都以洞庭“有羽毛如髯”的蚺蛇类为图腾传代,而称为羽人⑥。史载“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皆人面蛇身,虎首牛鼻”(《伪列子》),这蛇、牛、虎等就是传代的联姻图腾族团。

  于是,由于环境优越和人口集中的混血婚姻的进化,到晚期智人时代,因洞庭湖区地壳隆凹运动的突变,他们为探究天地的奥秘,便开始筑台祭天观象。瞧,今出土于临澧县竹马村的古观象台,高六七米,面积25平方米,呈“外圆内方”型,即含“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在距今两三万年前⑦;瞧,江陵鸡公山旧石器遗址下层,出有五个用砾石石器围成的石圆圈,皆直径4米左右,在四五万年前,就是对天上五大恒星(水火木金土)模拟的天文图示⑧。据天文学家伊世同《神农与大火》一文研究:“早到2.5万年前,五星中的大火星位于天球的夏至点,夏至前后与太阳同起同落。”五星是观察月亮定时并以大火定春分的宿位。也就在这一最佳观象的当时,由于月亮的辐射光脉来自于太阳的反射,古人同时通过竹马村观象台,而描绘了“月相光脉辐射图”及其星象示时,并导引“河套人”的流迁而传播。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君不信?瞧,传到早期新石器时代,澧县彭头山人在陶盆环周绘有9000年前的日月巡天图;在黔阳县高庙遗址,出土有7400年前的石雕羽人獠牙“月相图”头像(T11149:16),这人面像的额部正中就饰有一轮弯月,两眼深凿,饰以似环天旋动的螺旋纹,左眼角饰一圆月其左下方并有7根射(和四章)中国羽人岩画,右眼角则饰有一个圆圈(图五:1)⑨可能代表圆日,与传说中的“盘古左目为月,右目为日”相合。这种人面月相的构图,不正是新疆岩画“月相图”的人格化吗?传到四川珙县的岩画中,有“太阳人”,也有头标七芒的“月相人”,特别是象征“月相光脉图”的五指掌,也赫然出现在珙县的岩棺档头,雕饰为红色,人称“火焰掌”⑩(图五:2、3)。

  君不信?从早期智人(20万到5万年前)到晚期智人(5万到1万年前)时期,正值“星轮虫海浸”(10万年前发生,到7.5万年前开始海退)和“假轮虫海浸”(4万年前发生,到2.5万年前开始海退)的相继发生期⑾,他们受洞庭洪水而迫迁,便带着羽人的图腾文化丛系,先后沿湖北武当山越秦岭而登高西去,在泾渭河流域留下了许多旧石器遗址和祈神赐福、狩猎求存的许多岩画。制造尖状器、雕刻器和石核的“河套人”,刻绘在这些岩画中的“月相图”及象征月相图“人格化”头像和手掌印,便始终与羽人图腾的羽蛇、水牛、马、鹿、羊、鸟等一起,形成文化丛系,并随着羽人越过西北利亚的流迁,而传到了欧、非、美、澳洲等地。成为环球传播的文化奇观。

  研究“古月相图”文化的传播,按柴尔德“文化——人群”的理论,归纳为羽人文化的丛系。“河套人”同源的羽人图腾文化,及其岩画以雕刻器、尖状器、石核片刻制的风格传统,就决定了传播文化形态上的一致性。我国考古学家曾认为“河套人——萨拉乌苏文化”与“水洞沟文化”构成一种文化,合称为“河套文化”,这就体现在“河套人”的文化形态和由“月相图”导源的岩画风格相结合,而形成了流迁传播文化的中国特色。“水洞沟文化”原出土在宁夏、内蒙古地区,延伸分布到了西方一带,其羽人文化丛系特色不变。其中细石器工业典型的尖状器、石核、雕刻器等,本来出自“大荔人”、“河套人”、“水洞沟”人制作的工业传统,传到西方莫斯特地区遗址,又被称为“莫斯特工业”。由此,也就引起了中国与西方的“莫斯特文化”归属的世界之争。

  莫斯特文化,究竟起源于西方还是发源于中国呢?诚如贾兰坡先生研究所说“水洞沟的尖状器,完全可以与欧洲的典型莫斯特尖状器相比,不但加工的方法相同,而且器型也毫无二致”(见《水洞沟—1980年发掘报告》)。关于莫斯特工业中的手斧,也是由石核—原始两面器—手斧而演变的,在我国北京猿人遗址、周口店第15地点、丁村、白色盆地等都有发现,而后,又始终随着羽人的图腾和“月相图”及其“手掌印”的岩画从系,而遗存在印第安羽人流迁的行程文化之中。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瞧,“河套文化—莫斯特文化”传到法国,出土于法国南部莫斯特地区多尔多涅洞穴,出有尖状器、雕刻器、手斧等,而在多尔多涅省的拉斯高洞穴壁画上,有用雕刻器、尖状器刻绘的600幅羽人图画,并出土了1500件雕刻器、石斧等,在宽敞的水牛大厅,绘有4头各长5米的黑色大角水牛,壁画上还有用赭红色绘成的许多马、鹿和羊的图腾形象⑿;在法国鲁菲臬岩画上,刻绘有犀牛和象,是羽人从中国南方带入的绘画题材;在被称为“旧石器时代艺术博物馆”的拉斯考大洞穴,刻绘有身长13尺至17尺的大角公牛,还有黄黑色的大马,与中国唐代陶马相似,人称“唐马”,而且在1500年前的壁画上,有一个仰卧伸臂、阴茎勃起作鸟状又持鸟杖的巫师形象,考古人类学家张光直先生认为:“这是中国与玛雅巫师施术的象征符号”⒀;在被称为“手掌印神殿”的加加斯山的洞穴岩画,有150个模刻的红色和黑色手掌(和四章)中国羽人岩画,表面涂一层石灰石,历经3万年仍闪闪放光,这与新疆“月相光脉图”及其人格化的“手掌印”,一脉相承。据英国考古博士保罗.G.巴恩对拉斯高岩画的考察研究,认为“马,人称中国马,画面中所显示的透视画法,内侧马脚自成一体,未同身体相连,遗址年代约1.7万年前”(图六:1);岩画大角水牛是欧、非地区在一万多年之前已经绝迹的动物,它无疑是中国羽人的图腾像,巴恩认为“出土在多尔多涅省拉·马德石棚用鹿角雕刻的水牛像,长10.5厘米,为3万至1万多年前,是世界上最早的雕刻艺术品”(图六:2)⒁。

  “河套文化—莫斯特文化”的雕刻器、尖状器等,出土在非洲洞穴,也是用以刻图作画的工具。在北非920万公里的撒哈拉沙漠,散布于其间的洞穴岩画有上千处,也以刻画中国羽人、“中国马”、大角水牛、驼鸟并间有手掌印的画面;在塔西利台、恩阿哲高原长达数公里的洞穴岩画群,再现出8000年羽人手持弓箭的画面,及巳经绝迹了的水牛画像(图六:3、4)⒂。这与出现在南斯拉夫中部布拉廷河谷的“半地穴”的主人及其陶塑水牛像的文化一致,都在8000年前,考古学家根据“半地穴”规模推测,当时有400人居住,而整个欧洲也只有四五百人(南斯拉夫《政治画刊》1176期)。如此庞大的入迁群体,他们当成为拓开欧、非文明的先驱。

  “河套文化—莫斯持文化”的雕刻器、尖状器、手斧等,传入西班牙用以刻制的岩画,在卡斯梯罗岩画中,也以象征新疆“月相光脉图”的“手掌印”,而闻名世界;在北海岸圣提兰纳发现的艾塔米拉岩画,有各色水牛的画像共17头,还有几头大角鹿,一只狮,一只长毛象等,都是当地早巳绝种的动物;在西班牙北部的阿尔塔米拉洞穴,那长18米、宽9米的洞穴顶上,用彩色绘有非凡的大角水牛形象,在1.2万年前⒃。而在同一时期,马斯.阿济尔洞穴的岩画上,绘有手持弓箭、头戴羽毛狩猎的羽人像⒄,这就是中国洞庭羽人——印第安羽人的形象。诚如英国考古学家汤普生研究西班牙岩画所说:“发现巳经灭绝了的长角野牛,此时所代表的文化为印第安人文化,西班牙人初次接触印第安人时,是生活在美洲(从阿拉斯加到火地岛)的众多部落的祖先”。⒅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上述传播同一“画派”历史的晚期智人—印第安羽人,他们带着“河套文化—莫斯特文化”的流迁,因为有了“月相图”示时定向的指引,便沿着北纬30度左右的温带和亚热带一线,横跨欧洲到达了美洲和澳洲的宜农地带。在巴西的佩达拉雷拉得建造的岩石住所和出土的双叶尖状器,为3.2(和四章)中国羽人岩画;在墨西哥,1927年发现的福尔索姆文化遗址,出土了印第安人的19件砾石尖状器——边缘带有凹槽的福尔索姆尖状器,年代为1.1万年前,与西北利亚久克台文化称为“莫斯特工业”的尖状器,完全相似。与此同时,他们用尖状器、雕刻器、手斧刻制的一两万年前的岩画,在美国西南、西北部的许多地区,以及秘鲁和玻利维亚一些地区,分布很广,如在玛雅山脉下洞穴中的100件岩画,有羽人、水牛、马和手掌印的图像,头戴长羽的玛雅人绘有作裸体交媾的图象(图七:1);在利福尼亚州科斯山脉中的岩画,绘有印第安人的“太阳人”⒆,其中一个以圆形象征的头部画有7根折线形的光脉(图七:2),就是“月相光脉图”的人格化;在美洲东部的巴西亚马逊河上游,有数百个曲折幽深的岩洞,与出土雕刻器、尖状器共存的石刻岩画,较多的是羽人、太阳形和于掌印,年代在1.3万至0.9万年前。

新疆发现数万年前的古月面图

  在澳大利亚的阿赫姆兰遗址,出土了两万年前的磨制石斧,在昆土兰州那封峡谷有长60米的“艺术画廊”,刻画的646个模形,是象征“月相光脉”的手掌印和手斧及人的前臂的聚合画面(图八:1);在维多利亚岩洞中,精刻有头冠光芒的羽人——太阳人的神化图像(图八:2)。

  上述中国洞庭羽人在旧石器晚期的环球流迁,由“月相光脉图”启创出的宗教岩画,始终运用莫斯特工业中的尖状器、雕刻器和石斧而刻制在世界各地的洞穴画面,反映在图腾系统和刻绘手法艺术上,都是属于同一“画派”的羽人岩画体系。是无可争辨的历史。

  不仅如此,令人惊叹的是,创造“月相图”物化建筑的印第安羽人,他们发扬“河套文化—莫斯特文化”的传统功能,在秘鲁的纳斯卡高原250平方公里的荒野,也像阿拉萨基族人一样,建造了象征“月相射线图”的聚落古镇,科学家称为“纳斯卡射线”,至今仍是世界的未解之谜。科学家曾用飞机在纳斯卡高原勘察发现,印第安人用黄土筑成的长达数公里的七条线路,就像巨大的光脉射线一样,从山顶古镇向荒原四周不受任何阻挡地笔直延伸,沿途还有代表星座或称为“神龛”的石砌圆台和地画(21)。按“月相光脉图”的造意,当你从圆形的山顶古镇放眼伸展的线路,就宛如巨大的掌指延伸,拓展出人类驾驭天地的神功。

  为揭示“纳斯卡射线”之谜,英国电影制片家莫里森和美国天文学家莱契博土走遍印第人安人领地,进行了考察研究,发现在安第斯山、秘鲁阿雷基帕省和玻利维亚等地,也都有类似的建筑射线图案。例如,在安第斯山脉与太平洋之间的520平方公里的沙漠中,括去沙漠岩赤色砾石表层,就显露出由淡黄岩石构成的“纳斯卡射线”,及由单线连环而成的包括图腾动物形和几何形的100多幅图案;在阿雷基伯省的利马东南的一个土岗上,有一座用火山熔岩砌成的古堡,乘飞机从空中下看,由古堡发射出的七条线路,延伸到广袤的沙漠中,也构成了巨大的种种图案,图案形状有乌类、爬行动物类,它们的长度均在30—60米,其中一条巨蟒的图腾像,长达72米,这些图案有3000年的历史;在玻利维亚艾马拉人的驻地,他们是割除麓木形成的线条,和纳斯卡荒原的线条一样笔直,不顾任何地势阻挡地向前伸展。

  考察家莫里森的研究,终于在一本西斑牙编年史里,发现了印第安人建筑功能蕴含的信息,书中记录着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的印第安人,如何从高山的太阳殿出发,踏上伸向四面八方的七条线路,又按各月的节令到沿途安设的神龛去参拜(22)。天文学家莱契博士花了40年的勘察和研究,认为“纳斯卡射线和由线条连结绘成的图像,是用于测定星宿在一年中不同时间的位置,以决定播种和收割的时间,例如有些鸟形图案的喙,跟夏至日出位置连成直线”。这就是“月相光脉图”所连结的恒星座标。好,至此已经明白:印第安人建于高山峡谷的,是“天文物化”的建筑,所谓“太阳殿”也称为“月神殿”,由神殿放射的七条直线状的大路和路旁的圆台型神龛及其相连的图腾动物图案,就是月亮行宿定节令的恒星座标,并用氏族图腾来表示他对恒星的观察功绩。从整体看来,具有“纳斯卡射线”的印第安人的高山峡谷建筑,就是依照月球表面环形山谷射线光脉而绘出的新疆“月相光脉图”,进而由此物化开拓的天上天国,也缔造了“天人和谐”的世界文明。好,这种“天文物化”的建筑模式,又与神农炎帝制造的“太阳历”——印第安人和玛雅人的“太阳历”——印加帝国的“阴阳历”的形成序列是一致的,甚至苏美尔人、巴比伦人的“太阴历”及犹太人的“阴阳历”,也由此同出。

  这是因为,美洲“纳斯卡射线”与图案形成螺旋迂回连接的“迷阵”,也构成了北欧古老迷宫的三重螺旋形。美洲印第安羽人途经欧洲时,在希腊克里特岛上捷足先登,就建有称为克里特迷宫射线的图案,有点像阿拉萨基族建造的“基瓦”模式和曲线地画图腾——只从一个入口,然后经一条小径,迂回曲折地通过七条圆环路到达中心。位于诺瑟斯市密诺斯皇宫附近的戈提纳洞穴的洞穴网,也是由无数条光脉状线路交织而成的,他们也把神秘的洞口象征着天国的窗口,洞内壁画绘有“牛首人身”神。这种洞穴的构图模式,又形成了克里特密诺斯皇宫的建筑图式,向外拓开的条条线路,成为朝圣供祭者的崇拜之路(23)。那未,人们共同祭奉的圣神是什么呢?却原来是一尊大角水牛神——中国羽人的图腾。

  这是因为,作为欧洲文明先导的克里特文明,据英国历史哲学家汤因比《历史研究》考证:“公元前2000年,希腊克里特文明的早期居民,大部分是从亚洲来的长头颅人,继克里特文明之后的迈锡尼文明的居民,也是东方来的长头颅人”。

相关热词搜索:月球地图 古月面图

上一篇:1986年神农架村民在水潭中发现3只巨型水怪
下一篇:详细揭秘1987年新疆和田生化僵尸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