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这些是除核武器外五种威力最大的炸药

这些是除核武器外五种威力最大的炸药

2017-02-28 17:11:26   来源:扯淡吧   评论:   点击:
摘要:英国一所大学的化学系进行了紧急疏散,原因是一个学生制得了TATP炸药(Triacetone triperoxide,三过氧化三丙酮)。作为这次事件中的“不速之客”,这些TATP是在该校的一次化学实验中偶然制得的,英国国防部不得不对其进行管控处理。目前,世界上仍有很多实验室为了利益和应用目的在研制着各种炸药。下面是五种非核武器的化学爆炸物,其爆炸都是通过快速释放大量气体实现的。

这些是除核武器外五种威力最大的炸药

  近日,英国一所大学的化学系进行了紧急疏散,原因是一个学生制得了TATP炸药(Triacetone triperoxide,三过氧化三丙酮)。

  作为这次事件中的“不速之客”,这些TATP是在该校的一次化学实验中偶然制得的,英国国防部不得不对其进行管控处理。

  目前,世界上仍有很多实验室为了利益和应用目的在研制着各种炸药。下面是五种非核武器的化学爆炸物,其爆炸都是通过快速释放大量气体实现的。

  TNT(三硝基甲苯)

  作为最为人熟知的一种炸药,TNT经常出现在视频游戏和电影中。TNT常被误认为硝酸甘油炸药(dynamite),或许也是由于流行文化的误导所致,正如AC/DC乐队的歌曲“TNT”中歌词所写:“我就是TNT,我就是(硝酸甘油)炸药”。

  TNT是一种黄色固体,于1863年被制得,最初的用途是染料。它性质稳定,不易爆炸,容易掌控,直到近三十年后,其爆炸特性才被被德国化学家卡尔·豪瑟曼(Carl Häussermann)于1891年发现。

TNT(三硝基甲苯)

  TNT甚至可以在融化后灌入容器中放置,不会发生剧烈反应。其爆炸需要使用引爆剂,在分子中的硝基快速转化为氮气后,爆炸会产生巨大的冲击力。

  因此,TNT是进行定向控制爆破的理想选择,可在计划下被安置和引爆(例如,TNT被用于开矿),这也使它成为相对“安全的”炸药。此外,它也被用作炸弹的衡量标准,其他化学品的“爆炸威力”通常由TNT当量作为评判标准。

  TATP(三过氧化三丙酮)

TATP(三过氧化三丙酮)

  TATP属于一组被称为过氧化物的化合物,其分子中有不稳定的弱双氧键(TNT中没有类似这种化学键)。这意味着TATP极不稳定,更易爆炸。

  TATP还有一个骇人的别称“撒旦之母”,原因就是虽然其爆炸威力仅相当于TNT的80%,但却极难操控。一次强震动或敲击就足以将其引爆,这意味着制造它的过程中就极可能发生爆炸。因此,一旦化学系偶然制得该物质,必须尽快撤离。

  由于容易制得且经常被用作简易爆炸装置(IED),TATP也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2005年伦敦7·7连环爆炸恐怖袭击事件中使用的炸药,就与TATP有关。

  RDX(环三亚甲基三硝胺)

RDX(环三亚甲基三硝胺)

  RDX是一种“氮炸药”,顾名思义其爆炸性能全都来源于很多氮氮键,而不是氧原子。这种氮键极不稳定,因为氮原子一向倾向于结成氮氮三键的氮气分子。分子团中所含的氮氮键数量越多,就越易爆炸,正如RDX一样。

  由于TNT中没有不稳定的氮氮键,所以RDX中储藏着更多的能量。但RDX经常与其他化学物混合使用,以达到不同效果,也可以通过此法降低其敏感性,使RDX不易爆炸。RDX也是定向控制爆破建筑物的常用炸药。

  PETN(季戊四醇四硝酸酯)

  PETN也是一种极具破坏力的炸药,其分子间的硝基类似于TNT,也类似于硝酸甘油,但PETN中的硝基更多,爆炸威力更强。然而,尽管其爆炸威力巨大,使其单独爆炸也很困难,因此PETN常与TNT或RDX搭配使用。

  PETN在二战时常被用于制作通过电流引爆的电桥式电雷管(exploding-bridge wire detonator)。目前,PETN常用于核武器中的电桥式电雷管。

  PETN毒性相对较低,还具有药物功效,也被用作血管舒张药(作用是扩张血管)治疗心绞痛。当然,别担心,你不会爆炸的。

  Aziroazide azide(一种氮型炸药)

  氮型炸药中最不稳定的就是Aziroazide azide,其14个氮原子以不稳定的氮氮键相互连接,这种结构导致其极易爆炸。由于其结构极不稳定,从没有人在自然环境中发现这种分子。它们在2011年被德国化学家托马斯·克拉普克(Thomas Klapötke)的研究组制得。

Aziroazide azide(一种氮型炸药)
大量炸药被用于军事

  碰触或处理(有些人甚至开玩笑说哪怕看看)这种化学物质都可能将其引爆,原因是这些行为会破坏其中的化学键,导致其瞬间快速膨胀产生大量氮气分子团。

  此化学反应会产生巨大的热量,所以通常都会使用微量这种化学物质来做实验。而即使微量,它还是在很多测试场合损毁过昂贵的分析设备。这就是为什么这种炸药没有被投入使用的原因。

  上面列出的爆炸物并非包罗万象,还有很多爆炸性化学品掌握在化学学者和工业人士的手中。但上述都是目前最危险、最为人熟知的非核武炸药。

  你应该感到庆幸的是,其中很多爆炸物的“意外”合成难度都比TATP大,而通过了解这些物质,我们也可以预测并避免造出它们所带来的破坏和麻烦。

相关热词搜索:核武器 威力最大的炸药

上一篇:智能化无人作战可预见 未来战场会让人“走开”吗?
下一篇:科学家实现远距离传输研究的突破